兩個人(該說一人一鬼)終於回魂,『正常的』坐下來聊天時,午休
時間也所剩無幾,雋遊終於想起自己要來向悠說甚麼。


「悠,我跟你說喔。」

雋遊放下啃了一半的花生醬鮪魚蛋吐司,很認真的開了話題。

「說妳要為了帶給我不明有毒食品而道歉嗎?」
「不是啦,還有那哪是有毒食品…」
「二度謀殺是很嚴重的罪名!」悠說的一臉嚴肅。
「是喔…等等可是你第一次死又不是我殺的!!」

……

「總之我要說的是,最近有人在游泳池那邊看到奇怪的東西。」


總算回到正題時離上課也只剩下不到十分鐘,雋遊撐著桌子努力把她濃縮
的消息講出來。下堂課是數學課,雖然雋遊的數學奇爛無比,但美麗又認
真的老師每次為她的數學鬼打牆所做出的努力每每讓雋遊感動不已。

雖然是這樣,但她也只能做到從趴著睡到流口水改成坐著自動入定和周公
下棋,但不遲到這點還是可以努力做到的。


「她們說,每次坐在游泳池B1/2樓那邊的觀眾席,都會聽到奇怪的聲音,
很像有溼答答黏呼呼的東西在後面挪動的沙沙聲。」

雋遊不由自主的壓低聲音。其實這也許是人的本能,因為誰知道在你旁邊
有『誰』在聽呢?尤其是講自己也不了解的世界的事情…

「而且最奇怪的是,通常只有兩個人的時候會碰上…可是,都只有一個人
 會看到,更奇怪的就是看到的人都會暈倒,然後醒來就一點都不記得。」


悠若無其事的縮著腳坐在另一張籐椅上,就算不合禮儀也如許優雅,就
像貓一般,他聽完雋遊的說詞以後只是眨了眨眼,看起來一點都不放在
心上。


「這不重要。」

相對於雋遊的憂心忡忡,悠則顯得老神在在。沒料到對方的反應如此輕
淡,雋遊不禁一呆。

「妳還記得我剛剛扮成的樣子嗎?」悠輕輕巧巧滑下椅子走到雋遊旁邊。
「記得啊…」

那種樣子誰忘的掉啊…

望著悠帶點茶色的深邃雙瞳,雋遊不禁感慨怎麼這麼美麗的人卻這麼腹黑
和暴力。然後就被狠狠踩了一腳,而施暴者無視受害人的大叫繼續說下去。


「記得,如果又再看到…千萬離她遠一點。我不會再扮成她的樣子嚇妳,
 千萬要記得看到她的時候甚麼都別考慮,跑就對了。」


悠咬著食指偏著頭想了一下,


「還有暫時別去游泳池邊…水氣大,妳會得關節炎的。」


撒謊也打個草稿吧!!你不覺得這個理由實在太爛了嗎?!

不過雋遊沒時間分辯,因為時間只剩下三分鐘多,她轉身衝出小社辦,狂奔
回自己的教室,剛好趕上數學老師溫柔甜美的起床號。

「同學,起床~」


====================================================

這次沒有小劇場,只有想對老師說的話。

文中那位數學老師的確存在的,她溫柔美麗又有原則,在那個不被公平對
待的歲月裡她就像一盞燈塔,每次仰望都覺得炫目。



我的數學不只是爛而已,是其爛無比,而且最奇怪的是證明題會卡在詭異
的地方,簡直像鬼遮眼一樣!這位老師應該也是一個頭兩個大吧,對於數
學教育有豐富的知識和經驗的她大概也鮮少遇到我這種奇葩一般的蠢才。
而且相當貫徹始終的一直從高中爛到大學微積分。



就像是一種反諷似的,對我這樣溫柔的老師教的是我最不拿手的數學,而
對我最不公平的老師,則是教導我最得心應手的國文,前者美麗而後者痴
肥,前者溫柔公正而後者蠻橫偏頗。



最令我悲傷的就是前幾天才得知的最後一個對比,



數學老師得了癌症正在接受化療,而據可靠資訊指出那個國文老師…真是
太遺憾了。


該說上天總是開這種不公平的玩笑,又或許噁心肥子老師的偏頗正對了殘
忍的造物者的胃口,總而言之這消息令我悲傷,偏偏我們班級的主導人
就是那群使我高中生涯不堪回首的三寶們。


無法得知老師的所在地,也無法和大家一起表達我的關切,我只好選擇遠
遠祈禱,但願數學老師能好起來,這樣鞠躬盡瘁的老師真的要絕種了…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