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悠要她別去游泳池邊,但很無奈的… 雋遊所負責的外掃區好死不死
就是新大樓通往地下游泳池的大階梯。側邊還有個小門直達最近謠言傳得
沸沸揚揚的游泳池觀眾區,每次經過那邊就可以感覺到濃重的水氣混著氯
微微刺鼻的味道撲面而來,而最近…則帶有一絲極微弱的臭味。


「又是這個臭味…」雋遊像貓一樣皺起了鼻子。


雖然盡量避開不想走到門口,可是那扇小鐵門簡直像垃圾吸引器,不但周
邊不分晴雨積水,還有許多泡爛的紙屑、落葉,最奇怪的就是每次都有卡
在縫隙中或多或少的頭髮,而且大多都很長,但是其實現在明明就是冬天。


「照理講,現在應該沒人這麼自虐想游泳…如果說是游泳隊的更不可能…」

「傻遊你在自言自語甚麼?」

「因為她們頭髮都很短…」

「誰們的頭髮都很短?」


來不及阻止自己奇怪的自言自語,結果被竊聽光光的雋遊滿臉尷尬的抬頭,
正望進一雙明亮的丹鳳眼,原來是最近坐在她隔壁的同學,淨璃。這個嬌
小的女生現在站在自己上兩階的地方望著她,背光之下雋遊忽然覺得有些
耀眼。



淨璃,雖然長相不是很起眼,短髮而纖瘦,有著纖細的手腕和脖子,任誰
看了都覺得她簡直像個小學生。但她真的是人如其名,有著一雙令人印象
深刻,澄淨如琉璃的眼睛,單眼皮眼角微微上翹,即所謂的丹鳳眼,配上
黑而深邃的瞳色,每每令雋遊移不開目光。


「傻遊妳在發甚麼呆?今天考的是化學,妳再不回去寫我真的救不了妳啦。」

「嗯...好。」


雋遊連忙將地上已經集結成堆的垃圾掃進畚箕,然後倒進垃圾袋集中;這
個小動作又讓她注意到黏在地上的頭髮,淨璃隨著雋遊的視線望過去,也
看見了地上和灰土雜在一起的長長黑髮。


「噁…怎麼會有這麼多頭髮啊?」

「不知…我們已經連續兩天都被開有頭髮的紅單了,可是這真的很難掃起
 來。」


雋遊想起一臉臭屁的糾察同學就忍不住皺眉,平平都是學生有必要這樣不
饒人嗎?每次都因為一片落葉或者這種根本就不該出現的頭髮而被開單真
是令人氣惱。而那些帶著詭異臭氣的頭髮像是在磁磚縫隙的水泥中紮了根,
用掃把根本沒辦法掃起來。


「那我明天帶手套來撿?」淨璃轉頭問道。

「不要比較好…」那種帶著奇怪惡意的東西別用手碰比較好,雋遊悶著這
句沒說出來。


或許看到對方面色凝重,淨璃也不敢追著問。只微微低下頭加快腳步走回
教室。望著淨璃的背影,雋遊忍不住感慨,其實淨璃原本和她幾乎沒甚麼
交集,只是坐在她旁邊偶爾會講到一兩句話的同學而已。



但這次在三寶事件裡,淨璃卻是唯一一個走出來挺她的同學,在所有人
都落跑擺爛不工作的時候她卻帥氣的拿起那把比她高的竹掃帚跑來外掃
區說要幫忙,整段畫面至今仍然清晰得印在雋遊的腦海裡。


「喂,那個甚麼遊!」


雋遊又低著頭彎著腰在掃大樓梯時聽到這聲清亮的呼喚,一抬頭就看見那
個背光而立,握著比自己還高的竹掃帚的嬌小身影。或許記憶總是有點失
真…因為那記憶中的影子看起來如此耀眼而高大。


「妳到底叫甚麼遊啊?算了,反正我是來幫忙妳的。」

「雋遊… 謝謝。」

「謝甚麼呀… 我只是不滿那隻豬而已!」


看來這個新朋友不但是個大眼蘿莉,還是個小辣椒。

雋遊默默的在內心蓋章,而被蓋章的受害人則打了個噴嚏。




「唉…笨遊妳又恍神了,我剛剛在講等等要考的重點給妳聽欸…」


淨璃不滿的聲音總算傳進雋遊的幻想行宮,之所以這樣形容則是因為每每
一放著雋遊不管她的神識就這樣莫名其妙消失,所以淨璃每次都說她的理
智又去渡假了。


「唉唷,我不想管妳了啦!」


看著氣鼓了臉的蘿莉(誤),雋遊心底浮起一絲暖意。


「謝謝妳了唷。」


然後雋遊很順手的做了一件170公分的人看到矮小人類都會想做的事情,
就是伸手將淨璃的原本柔順的黑髮揉成鳥巢狀。


「雋遊妳恩將仇報啊!」


淨璃憤怒的大叫響徹了半邊操場,可憐了旁邊北棟校舍裡的同學…一邊閃
躲竹掃帚攻擊的雋遊一邊為北棟同學的耳朵默哀。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