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內游泳池的1/2樓觀眾席因為冉冉上騰的水汽,在11月的涼意中顯得
溫暖而誘人,因此不少學生會趁著午休時間跑去那邊吃飯打盹或者聊天,
那邊也是許多同志情侶的好去處,因為光線昏暗所以成了學校內的低調
閃光點,比方此時其中一個角落就隱約可見一對甜蜜相偎的人影。

『沙沙、沙沙…』

「你有聽到甚麼聲音嗎?」
「沒有呢,放心…不會有人過來的。」

提出這問句的聲音輕柔甜美,回答的聲音則略有些磁性。

「可是我真的有聽到像在草地上走的聲音…」柔甜的聲音又再度發問。
「你聽,又來了,從那邊來…」

不知道她到底看見了甚麼,磁性嗓音的女孩只感覺到臂彎裡的人兒忽然一
震,就這樣暈倒在自己的懷裡。

================================





「呀啊!!」


伴隨一聲驚呼,雋遊彈了起來,驚慌失措的左看右看才發現自己還在小社
辦,她急忙抬頭,油漆剝落的天花板依舊,那個讓她躺地板的元兇則早已
消失。


「悠?悠你在哪?」雋遊猛然想起悠不見的事情。
「我在這啊。」悠懶洋洋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雋遊一回頭,那看熟悉了的嬌小身影此時無比的令人安心,或許很多事物
都是要失去了,或者幾乎失去,才更深一層的體會到其無可比擬的重要。
回想推開門看不到悠的情景雋遊只覺得一陣顫慄,甚麼時候這個乍看淺薄
的緣分已經成為她覺得不可或缺的羈絆?


「悠…」略帶感傷的,雋遊輕聲呼喚這個名字。
「小遊,妳的膽子真的有待加強。」悠把臉湊到雋遊前面盯著她看。

『膽子需要加強…膽子需要加強……?』


簡簡單單一句話就像丟到純氧瓶裡面的燃燒鎂…瞬間雋遊的感傷就像燒
得精光的氧氣一樣不知所蹤。


「那…那是你!?」雋遊覺得自己有點發抖,
「對啊~那是我…扮的。」悠輕鬆愉快的回答就像在瓶子裡又丟進一塊鈉。
「你…還我的眼淚來啊!!」看來爆炸的是雋遊,不是瓶子。

『不過…為什麼這樣妳都要這麼執著呢?』

悠默默想著

『還以為這樣子可以把妳嚇走呢。』
『人類的執著就像微酸的白櫻桃,讓人牙酸又讓人不捨得放下。』

到底是多久以前自己也曾經是如許執著的人類?
執著到可以將自己困在這個地方看著滄海桑田,過了這麼久都無法離去?
直到如今記憶也只剩下碎片,自己也只剩下一抹灰燼,仍然被當年自己的
執著綑在這裡?

悠跌進自己長遠到像迷宮一般的回憶,完全無視了雋遊的咆哮。


『原來鬼也會定格…』


雋遊在自己腦袋裡的筆記本又添了一筆,或許之後可以來發一篇
【鬼物行為學】的論文?

不過大概沒有雜誌會願意讓自己發表,這些科學家為什麼這麼執著於排擠
眼睛看不到的生物呢,這樣其實反而是非常沒有科學精神的,看那有著精
美理論的靈學啊…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