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pixnet有bug可以複製文章,

而且之前系統居然自動把我設定的不可複製與右鍵設定給取消……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些事情沒經歷過,都不知道其中的恐怖、麻煩、咬牙切齒……隨便帶入任何形容詞都可以。

而我想舉的例子是娶妻生子,咳……不,我說的是嫁老公、養兒子。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他一定是傻了,才會任由虎子磨著姥姥也來玩這小孩兒遊戲。

「我想想蛤,五歲那年,我在桌上摸了一整盒糖去,這個還算麼?」銀髮老太一本正井地坐在一圈孩子邊上,這樣說道。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人該怎麼做,才不會變成靶子?」這日友人不知怎麼,突然捧來了一大包薯條,就這麼放在他面前。他瞇起眼看著那堆冒著熱氣的零食,伸手將書稍微推遠些以免染上氣味,又繼續看著手中的書。

「什麼靶子?」他問,眼睛瞬也不瞬。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夢裡一直就有著那雙眼睛,清澈冷冽,如同深潭,彷彿可見底卻又瞧不見,直讓他想起阿寒湖。他望著那雙眼,久久沒說話,最後垂下眼。

撐起上身,他左右張望,卻發現自己仍在辦公室裡,比之平日,辦公室像是熱鬧了些,人們騷動著,交頭接耳說著話,臉上透著奇異的笑。他瞟了那方向一眼,又似什麼也沒看見,拉過手邊的資料夾,掏出一頁頁資料,隨意翻看,開始這天的工作。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日,他很難得地看著鏡子,看了許久許久。走到他身側的友人望著他,久久才開口:「真難得。」

他回過頭去,見友人那雙清澈的眼睛映著玻璃窗外的光亮,宛如玻璃碎片般發亮。他想了想,開口:「什麼讓你覺得難得?」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黑面琵鷺這趟其實已經規劃了快一個月,只是我們或者這人要回家,或者那人要考試,總之拖拖拉拉就延宕到十一月終。原本幾乎以為看不到了(這人對黑琵們到底是幾時來去毫無概念,只知道十一二月最多...),沒想到一直到昨天晚上聯絡上咱們的領路人,台南同學C,這才成功出發去。

話說回來,當初看到同學C的MSN狀態在揪團,就有種......美夢要成真了的感覺啊!直到今天實際去了又回來,還是有點作夢的感覺,我真的有去吧?(捏自己臉)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更──死猴子,俺的泡麵又被偷走了!」室友一號大叫著,坐在窗邊的為帆挖了挖耳朵。

「你的巧克力不是也被偷了嗎,你怎麼都不表示一下?」室友二號捧著零食保險箱的屍體,忿忿回過頭來,為帆長嘆了口氣。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娃娃怎麼會在這呢?」鄰家的小女孩在我蹲下身去時,明顯的瑟縮了下。

樓梯間很涼也很靜,一絲絲的寒風從透氣窗鑽入,連我都起了滿身雞皮疙瘩。眼前的孩子卻不知道喊冷,只抱著膝蓋,蜷縮在她家鞋櫃邊安靜地望著我身側的角落,就像隻無家可歸的野貓,無情緒的雙眼明透,沒有乞求也沒有好奇。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普培總是做著一個夢,夢裡有蓊鬱的樹林,奔跑的動物,和隱藏在葉子間的小徑。他總拿著獵刀追著滿身花點的鹿一路穿行而去,最終又總看見同個景象。

那是棵蒼翠的樹,枝幹往上延伸,鹿不知去向,而當他呆愣時,樹後總轉出個滿身鮮綠衣飾的女孩,瞅著他笑。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