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世界好像被雨包住了...』

站在雨中的男孩這樣想著,銀灰色絲絨狀的雨彷彿又一層的天幕,鋪天蓋地的,極目望去只剩下灰和白,漫天的雨和滿地的雪,還有雨中的他,一個看起來不超過十歲的孩子。

細且涼的雨梳過他純黑而柔軟的瀏海,滑下他的臉頰,站在這邊不知多久,淹沒他的也已經不知道究竟是身邊的霧、或者心裡的霧。

『婆婆要我在這兒等…』
『Someone is finding. The end of the elder should be the beginning.』

少年無聲的等,細密的雨中開始飄落羽绒似的雪,緩緩落在他的髮上、肩上,若有似無的寒意透進少年厚重、不合身且有點陳舊的披風,他冷的縮了縮肩膀

『不會錯的…婆婆的預言…』

他低頭看著腳邊那座新墳,儘管在自己眼中幾乎全知的婆婆,受到村人尊敬和恐懼的巫女,仍會走到生命的盡頭;然,就算走了,婆婆仍然能留給自己許許多多的謎團,死亡並沒解開她蒙了一輩子,代替了面紗的神秘…

畢竟是個孩子,唯一的親人過世幾乎消耗掉他所有的活力,似乎是心疼他的疲倦,睡神用祂的袍角蓋住了這突遭變故的少年,於是儘管雨雪紛飛、寒風刺骨,他仍靠著墓旁歪倒枯黃的老樹沉沉睡去。


「…」
「……」

朦朧中彷彿有個聲音呼喚著,帶著一絲的親切,和一絲的憂愁,就像某個熟悉的呼喚,讓他忍不住掉下眼淚

「婆婆…」

樹下的少年臉上忽然流下的眼淚讓他有些不知所措,只是再放著不管這年輕的孩子很可能在度過這雪夜後再也無法張開眼睛,路過的男子無奈,只好繼續輕拍少年的臉,試圖喚醒他。

「醒醒…」

少年終於從深沉的夢境中醒來,少年有著一雙翡翠綠的雙眼,對上男子爬蟲類般,暗金色的眼睛,對上視線的兩人彷彿聽到命運的齒輪“咯”的一聲,開始轆轆的轉動

「你是誰?」
「我是尋找你的人。」
「…婆婆的預言果然不會錯。」

有了預言的安撫,小少年信賴的用手環住金眼男子的頸項,任由他將自己抱起

「我叫模里西斯。」

頭靠著男子的側臉,少年輕聲說道。

「我是亞希暗。」

男子攏了攏身上的披風,將少年單薄的身軀裹緊,披風的兜帽滑了下來,模里西斯驚訝的發現男子有一頭前所未見的銀白色頭髮,只是倦意一陣陣擁來,他無睱迷惑便再度陷入深沉的睡眠,亞希暗為他拉上兜帽,便向著東方走去。

雪漸大,他一路所留下淺淺的腳印也很快的被雪掩了起來,彷彿不曾有人走過。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