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傳從2100年開始,人類的新生兒數量正式降為零,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但自然生產的胎兒一個都沒有了;

只剩下零零星星,成功率也莫名逐年下降的複製人,

而複製人們之所以說是失敗了,

是因為生出來的孩子們原因不明的智能低落,

更甚者,有些始終只學得會吃飯睡覺大小便,

和少數簡單的把戲,說穿了,簡直就是人形的小狗小貓。




從那時到2120年的現在,各種傳聞謠言滿天飛,

新興宗教更多,神棍們以孩子為號召,

招攬了無數求子心切的年輕父母,

但不論他們怎麼求,獻上甚麼祭品,

始終沒有任何一個真正的新生兒出現。




稀奇的是動物們卻欣欣向榮,

而有著特技的動物越來越多,據說太平洋某大陸東邊的某座小島上,

兩年前出現一頭會算微積分的豬。




人界紛紛擾擾,無形界也雞飛狗跳,

難得的連這些無所不知的神明也一頭霧水,

眼看能進天堂、往生極樂的人變少,

按件計酬的天使、死神和無常們真是一籌莫展。




東方註生娘娘和西方觀鳥們明明就看著靈魂們去投胎,

怎麼下了去就從此不知所蹤,標了記號綁了線也沒用,

說消失就消失了,派出人去跟著,居然連使者也不知所蹤。




於是各家都急起來,難得的起了衝突,

西方大天使揪著東方小仙套話,東方的神將掐著西方小天使逼問,

甚至連阿拉真主那個封閉的天界,都難得的差使者到各界探口風。




各界上頭越催越急,下頭衝突也被越催越烈,

難得的快引發天界大戰時,才有人想到樓下的樓下還有個地獄可以問問。




總算冒出個像樣的答案,天帝和天父加上佛陀阿拉

同時撚鬚抓頭阿彌陀佛踹人,各派出各自的使者往下界去了。







『根據冥法第1045666條的「投胎電子化法案」,

接下來的程序均交由電腦自動化進行,

麻煩您將你的手放上電子屏幕以供判讀,

如果您沒有手的話,麻煩請把臉貼上來──』




巨大的鐵灰色門吐出了不甚悅耳的電子語音,

配上沾滿門面的新舊血跡,和觸目驚心的浮雕,

門口的中年男子鬼魂登時傻住,站在稍遠些的一個鬼差忍不住掩面呻吟,


「我當了這麼多年的鬼差,為什麼要來看這個這麼爛的生死門…」他的聲音更像是掩面而泣,得到回過神來的男鬼投來充滿憐憫的一瞥。




中年男鬼按照指示將手按在門旁邊的一塊電子屏幕上,

幾秒後門突然發出一陣高亢的電子音樂,

接著像吊嗓似地拉高了音調開始報告,

『林大福,得年46歲,這輩子活了幾年就窮了幾年,

直到46歲發現自己中了樂透,心臟病發而死,和名字一點都不配。』




那邊的男鬼瞠目結舌,這邊的鬼差索性拉起衣服蓋住頭,

「到底是誰教會這扇門吐槽的?」他忍不住吶喊。




「這是寡人要求的特殊功能,汝有何意見盡可報給魯班,

寡人一向開明,廣納善言。」後頭一個充滿威嚴的聲音響起,

怪異的文言文和白話文摻雜,只要在地府工作過一年半載的人都知道來者何人。




鬼差膽顫心驚的回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張鬚髮戟張,

紅裡泛黑的臉孔,加上一對銅鈴大眼,卻是怪異的藍色,

一陣比電動生死門更強大的無力感浮起,

他只覺得自己可以沉入第十九層地獄了,

「閻王陛下,」他軟趴趴地跪落,差點沒癱下。




我求求大爺您別再推行白話文運動了,

先別說人間幾百年前就推廣過,全地府白話文最差的恐怕就是您老爺子;

還有髮膠不要用那麼多,也別用在鬍子上,

煙熏妝是娘兒們畫的,

瞳孔變色片我剜出我的胃求求您拿下來吧!

鬼差在肚子裡拼命慘嚎,不過他真的沒膽子說出來。




「那邊那個兒吊死鬼,」閻王咧開大嘴地對著門口的男鬼吼著,

「立馬將汝的手置於門側之四方物上,

時辰已到,莫再眷戀,快快投胎去!」




一旁的鬼差已經懶的吐槽王爺的大眼,

人家是嚇到瞪眼吐舌,並不是吊死鬼。




本來就已經嚇傻的男鬼更是抖得像要魂飛魄散,

閻王爺見他只是抖個不停,卻動也不動,

又火上加油的補上一聲咆哮,前者立刻伸出灰濛濛的鬼手

去貼那個電動門感應器。




只見門發出像鳥叫一樣的提示音,開了,

裡面烏漆抹黑,伸手不見五指,

中年男鬼突然回過神來嘖舌,「這聲音是台北捷運欸!」

隨即被鬼差一腳踹進門裡,他可再也不想聽閻王那個老嬉皮

自賣自誇他的電子德政,管他捷運高鐵,

趕快送這拖拖拉拉的鬼上路才是正經。




鬼差跟了進去,門又發出一陣『啾溜溜溜──』的怪聲,

在背後轟然關上,關上的前一瞬間還能聽見閻王在對著身旁的小鬼炫耀,

說那怪聲是他從某個小島首都拷貝過來的。




門一關上,門內就突然燃起四根巨大的蠟燭──

他錯了,是霓虹燈柱,

那美好的蠟燭年代早隨著閻王爺砸下的無數冥紙,

燒光光不知所蹤也;鬼差頓時感傷得快噴淚。




前面那個剛從地板上爬起來的中年男鬼,

一面該該叫,一面東張西望觀察這個怪異的空間,

正中央懸掛著一個巨大的轉盤,中間金光燦然,

看來是黃金打造,還雕著兩隻端坐的狻猊。




再仔細看去,狻猊嘴裡各叼著一枝小箭,一長一短,

周邊則分成內外圈,分別布滿精細的格子,

上面密密麻麻寫著細小的字;右邊霓虹燈正下方還有個小座,

座上又是一個小屏幕。




『打啷打啷──』

巨大的空間裡又響起粗糙的電子音樂,

耳力極好的鬼差又聽見男鬼在一旁碎碎念著「這次是百貨公司喔?」




『歡迎光臨轉盤遊樂區之

冥紙我收三界讓你好好玩轉轉俄羅斯輪盤!』

電子音再度廣播著,

『請在屏幕上勾選你想轉生的志願序和願望等等,

轉盤會連同運氣一起考慮進去,為您安排最佳下輩子落點。』




男鬼的下巴發出清晰可聞的喀拉一聲,鑑別診斷為顳顎關節脫臼,

一旁的鬼差則再度感到自己不存在的血壓飆高。




「偶各欸個洪蘭北偶哭襖夠(我這輩子從來沒吃飽過)…」

男鬼渾然不覺自己的下巴和上顎距離有點遠,

顫巍巍地靠近那個亮晃晃的屏幕,伸出的雙手抖的像中風。




鬼差皺了皺半邊眉頭(他覺得自己已然高血壓導致中風,半邊顏面神經麻痺),

覺得事情並不單純,打算制止男鬼的衝動行為,

蹣跚靠過去(半邊運動神經癱瘓),

卻看到男鬼已經毫不考慮按下

『餐餐吃得飽』

的選項,並迅速點下確定送出了。




「啊啊啊!」在鬼差的慘叫聲中,輪盤迅速地開始轉動,

一陣眼花撩亂後停住了,兩個箭頭指向了

內圈『豬公』,和外圈『食用』。




鬼差登時一陣絕望,他無力的揮了揮手,

男鬼正下方的地板就突然開了個圓形的洞,

正在對著這異軍突起的結果發愣的男鬼,

哼也來不及哼的就掉了進去,

下面是孟婆湯溫泉遊樂區,後面的投胎部分就跟鬼差的職權無關了。




他沒精打采地走回鐵灰色門口,軟趴趴地槌了生死門一拳,

門又啾嚕嚕嚕地開了,還噴了他一頭一臉的血水,

這次鬼差也沒力氣跟電動門發飆。




又一個人在這電子暴政下成了畜生,他完全來不及阻止,

這讓他無力到極點,就算這跟人性本貪有十足的干係,鬼差也沒辦法說服自己。




沒錯,自從20年前閻王老瘋癲聽信了魯班的鬼話,

開始推行冥界全面電子化的『德政』以後,

再也沒人能通過這個轉盤的考驗,投胎成為人類,

偏生天堂和極樂世界等等天界都不時興投胎這招,

結果就造就了20年來沒有任何人類新生兒出現的奇蹟。




閻王陛下快樂得不得了,扳著指頭算給所有碰到的屬下聽,

告訴他們就算人們現在統統能活到彭祖的壽數,

七百八十年後他寡人也終於可以退休了。




部分和鬼差一樣發現這是場災難般的鬧劇的鬼界神官們紛紛上奏,

但老閻王均駁回道,

「又不是寡人不給他們當人,是那些人渣不配當人,

只想到吃飽穿暖飽暖思淫慾錢錢錢錢錢,

世界上省了這種敗類想必是萬分美好。」




於是不論地上人們使出十八般法寶、天上神仙各顯神通,

連教授投胎的蝦子都開始在魚缸裡的沙上寫化學式了,

人類還是生不出個東西來。







諸界聽完這個被綁來套話的鬼差的解說,

總算搞懂為何祂們派人走進地府,

迎接祂們的不是牛頭馬面,不是刀山油鍋,

而是地雷和響尾蛇飛彈;

也搞懂人類生育率歸零的原因,但知道了原因後依然無法可想。




原因之一是有文明的人類要死了才能看見地府,

而看的見地府的天界神明們還過著相較之下有如鑽木取火的生活,

再加上早就訂下的各界互不相犯條約,

祂們只能瞪著閃爍著亮晃晃LED燈的地府大門翻白眼。




最後祂們秉著神明的慈悲之心,將五花大綁的鬼差丟回地府前的地雷區,

被炸成了香噴噴鬼類脆餅,還差點拉著自家大門一起陪葬的倒楣鬼差,

被閻王爺咆哮到耳朵流油後,送回來繼續看守電動生死門。




人類的零生育率繼續持續了許多年,2210年時,

鬼差第五度看見那個90年前的中年男鬼,

男鬼這趟的輪迴只持續了三個月,當了三月的德國蟑螂;

苦主堅稱是三天的蜚連,但聽在鬼差耳裡都差不多。




「我要求的是強韌的生命,為什麼變成蟑螂!」

體形只有不到一公分長的中年男鬼在地上大叫,一邊憤怒地爬來爬去。




「這是經過電腦精算的結果。」鬼差猶豫了幾秒,

決定代號還是叫中年男鬼好,畢竟最初自己碰到對方時是那個樣子,

稱之蟑螂鬼、強鬼、小強鬼好像都怪怪的。




「可是這是我上一次死掉之前,一個鬍鬚飄飄的老頭托夢給我,

他說填這答案就可以當人了啊!」

男鬼似乎因為憤怒所以用力舞動著觸鬚,

不過實在非常難看得清楚,鬼差皺著眉思索。




「原來這是天界的對策啊…」

鬼差摸了摸自己多年來,香酥脆依舊的下巴,魯班的地雷威力十足,

「測試各種輪盤可能的答案,來提高生出人的機率?」




「可惜你上次還是輸了,這麼想當人噢?」

鬼差抓了抓頭,向屏幕比了個請的手勢,

示意男鬼可以再去輸入答案,以驅動那個輪盤,

「其實當動物也是不錯的啦,煩惱少啊…」




沒有眼白的男鬼蟑螂向鬼差一振翅膀,

表達自己的憤恨後再度爬向電腦屏幕,

光滑無瑕的奈米材質苦了這隻菜鳥蟑螂,

爬了非常久以後男鬼舉雙鉤爪放棄,由鬼差將之捧上了屏幕。




這次男鬼的答案是

『成為一個人最好的朋友』,

然後鬼差眼睜睜地在幾秒後看到蜚連先生悲情的未來──

『狗』、『寵物』。




「你不知道狗是人類最好的朋友嗎…」鬼差喃喃自語,

看著地上熟悉的圓洞,聽著那個第五次的慘叫,感嘆不已。




「下次要看到他,可要好幾年了呢。」

鬼差轉身走出電動門,一邊伸了個喀滋喀滋、酥酥脆脆的懶腰。






鬼差已經不知道這究竟是多少年了,

據說人界的人口已經少了足足2/3,

他也從當年對於人變畜生的激動和正確答案的期待,

到如今的習以為常,一切公事公辦;

連上次因為許願要「有生產力」,

而變成了草履蟲的中年男鬼也沒讓他嘴角牽動一下;直到這天──




這天來的幾個魂魄都是普普通通,從人變畜生,

從畜生變畜生,到了這天快收工換班時,

來了一個滿頭銀髮、瘦小佝僂的女子;很稀奇地,

她那老到褪色的瞳孔卻帶著他好多年沒看到,

曾經專屬於人類族群、點亮人類短暫靈魂,

而又在人類生命被科技無限延長後,悄然消逝的光華,

就像看到人間的太陽一般。




「歡迎光臨。」白話文運動推行幾百年後,

他想不出更華麗的詞藻,只能深深鞠躬,

吐出這句讓他覺得遜到不行的話。




「不用這麼客氣啦,」白髮老太太意外地和藹,

鬼差抬頭望進一個好久不見的溫暖笑意,

像是一跤跌進了自己早已遺忘的母親懷裡,

接下來的時間鬼差只覺得暈呼呼、暖洋洋,

他傻笑地跟著老太太走,直到老太太結束了投胎程序,

前往孟婆湯後,他才醒了過來。




然後看到狻猊雙箭指著零點方向的

『人類』、『正常』,

兩個從未出現過的選項,鬼差剎然變色,

撲向小屏幕,然後看到短短的一句話。




『愛人,幫助人;付出,直到我甚麼都沒有剩下。』




他呆立許久,緩緩摘下頭上的官帽,

解下頸上的令牌,放在屏幕小座旁,再度將那答案按下確定送出。




地板喀拉一聲打開,鬼差露出燦爛的笑容,

看著衝進來嘗試阻止的閻王爺,小聲自語


「我跟隨一個人類去流浪了,再見囉,Boss。」




沉入孟婆湯之前,閻王爺的怒吼還依稀可聞,

老爺子在飆火星話和注音文,

就跟他說不要白話文得太徹底,鬼差沉水,留下一個微笑。





西元2400年,沉寂數百年的人類族群終於又多了兩個新生兒,

這消息在諸界轟然炸開,

除了如喪考妣、感傷自己無法退休的閻羅王外,

無人不因此歡呼。






新生兒陸陸續續誕生,

人間再度充滿爭鬥、戰爭、噪音、汙染和各種人為災難,

但卻出現一個女子,帶領著一群人,到處撫平這個世界的創口。




據說冥界的狻猊轉盤再也沒動過,指針永遠指向那個位於零的選擇,

投胎的路徑則成了隨機。




有人說,也有神說,它的使命已達,

那群降臨人間的天使就是轉盤的使者。




那個組織成為自紅十字會以後,最有名的跨國服務團體,

他們自名為鐘,以俄羅斯輪盤為會徽,旋轉在這喧囂汙濁的人世中。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