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續一個多禮拜,默爾塔的天空都布滿厚實的雨雲,連本該明朗的夏季白晝,也暗淡的像初冬,直到今天雲才散去。祭望著天空,陽光透窗而入照在臉上,「好暖。」她像貓一樣瞇起眼睛,享受久違的燦爛陽光。


一陣輕快的腳步聲響起,荔向著祭的方向小跑過來,「祭,我跟妳說唷!」或許因為運動的關係,荔的小臉紅撲撲的,藍眼顯得更加明亮,在正午耀眼的陽光下摺摺生輝。


她爬上窗台,親暱地和祭靠在一起,「剛剛我聽到父親說,他們下午要和李斯特出去!」聲音裡透著說不出的興奮:「李斯特要出去耶!」荔又重複了一次,管家出門,意味著這個下午將無所顧忌,兩個孩子可以到處探險。



陽光灑遍午後的皇室花園,花崗岩地磚反射著光線,整個庭院沐浴在光中,活像另一個世界。一隻鷹在無風的天空中盤旋,遠遠注意到邊牆,長滿長春藤的陰影中,兩個小小的身影動了動,牠定睛一看,發現不是兔子或者老鼠,於是轉開了注意力。


「真的要出去嗎?」祭猶豫地望著牆,「萬一被發現,可不是像上次那樣沒有甜點吃、上上課就沒事了喔。」上次她們兩個趁著李斯特去市鎮區,偷偷摸摸想去地下墓穴探險,結果才走進去就轉錯了彎,迷路了幾個小時後,灰頭土臉的被李斯特逮住,後果是連續一個禮拜,餐後甜點都被取消,每天還加上兩小時的拉丁文課程,自己倒是還好,但好動的荔真是如坐針氈。


荔被姊姊盯得有點心虛,「拉丁文……」原本興奮的表情明顯僵了一下,看來她並沒有忘記慘痛的教訓,「可是,這麼難得耶!」荔的大眼裡寫滿了懇求,原本打算繼續阻止的祭,也說不下去了。


被妹妹可憐兮兮的表情打動,「好吧,那就去玩吧。」祭忍不住嘆了口氣。


算了,反正我不怕上拉丁文。


她無奈的想著,一邊看向那個毛手毛腳撩起裙子,抓著長春藤就想爬到牆外的荔,趕緊上前去把她拉下來,「妳這樣裙子上都是土,晚點被梅看到,她又要跟李斯特講,那偷跑出去的事情一定會被發現呀。」祭忍不住搖頭,「走吧,聽說園丁小屋有小門,我們可以溜出去。」




默爾塔王國的北邊是山地,而王宮則位於其中一座小山頂上的台地,這台地究竟是天然或人工造成,則有許多爭議。也因此離開了宮庭花園的範圍,就進入天然林區,放眼望去盡是參天的針葉林,炫目的陽光被林蔭篩過,也溫和了許多。


滿地金褐色,經年累月堆積的針葉,成了天然的羊毛毯,吸收了所有的雜音。「好靜。」祭愉快地喃喃,看向在旁邊東張西望的荔,過了五秒,她突然注意到不該出現在這邊的東西:「為什麼連麻雀也要帶來!」祭不敢置信的看著拎著木頭鳥籠的妹妹。


只見後者無辜的瞪大眼,舉起手中巴掌大的鳥籠,湊到祭鼻子前:「哪,嗶嗶跟我說牠想跟。」籠子裡,稀有的白色麻雀撲了撲翅膀,轉轉溜圓的小眼,煞有介事地盯著自己瞧;是荔之前帶回家的小東西,養了個把個月已經變的圓滾滾。


「梅果然很會養鳥……不對,妳想偷渡就說想帶,不要說牠想出來玩!」祭皺起眉頭,


找藉口是不對的,藉口跟謊言其實差不多。


被姊姊嚴厲地盯著看,荔委屈得扁扁嘴,低頭盯著麻雀,後者啾啾叫了兩聲。「妳聽,嗶嗶說牠真的想來。」祭不解地望著雙胞妹妹,印象中這個和自己一樣外表的半身,並非如此固執,由其是這種無聊的小事。


「荔?」迷惑地反問,想弄明白這反常的狀況,不過前者依然倔強的低著頭;互看了幾秒鐘,祭被胞妹無聲的堅持說服,無奈的嘆了口氣:「好吧,嗶嗶想來就來吧。」只見荔的一張小臉又亮了起來。


簡直像翻書一樣。


祭無奈的拉起妹妹的小手,往方才兩人一起決定的目的地,溪谷河走去。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