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經121度和下午三點的交錯


火車乘坐鐵軌
從北一路隆隆的
滾著輪到了南邊

渾渾噩噩
我一路瞇著眼點著頭
睡意和著口水滿到了嘴邊
半閉著的眼只見
長著灰塵的窗外
稻田裡的稻子隨著
轆轆聲往南
抽芽
長葉
開花
結穗

我猛然知道了火車飛奔是為了追逐什麼
跳了起來
我撞開人群
跳過行李
鑽過車掌張開的手
擠進火車頭
探身窗外

「快啊!! 開快點啊!!」
我轉頭向車掌狂叫
然窗外鐵軌前方
甩掉火車的時間踩著日影
光速的蹦跳著走了
沒有回頭的
留我跌坐在那仍疾駛的火車頭

而窗外垂著頭的稻已黃了
在暮色裡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