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床上,荔滿腦子想著的,是方才梅說的床邊故事。梅說我們的國家叫做墨爾塔,冬天漫天的銀白雪景和華麗的古堡是我們的特色,她還說……


以後這個國家,將是我和祭的。


她將身上的毛毯攏了攏,雖然現在是夏天,但仍然有著涼意,更何況此時窗外正下著傾盆大雨。「為什麼國家會是我和祭的呢?」荔認真的想著,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個不是『東西』的王國,會變成自己的所有物。


窗外忽然一閃,緊接著轟隆一聲,是夏天特有的雷雨,不過今天難得在夜裡響起。荔不禁一顫,這種恐怖的聲音總是讓自己手腳發軟,掀開毛毯,她躡手躡腳的爬下床,「不知道祭睡著了沒有。」


才走到房間門口,窗外又是轟隆一聲,荔眼眶中害怕的淚水轉來轉去,生怕自己哭出聲音,又會被討厭的李斯特抓到半夜下床的犯規行為。她走回床邊抱起自己的小狗絨毛玩具,「汪嗚最好了,你要保護我喔!」小聲的給自己打氣,荔捏緊了娃娃軟綿綿的身體,小心翼翼的推開了位在隔壁,祭房間的門。


房間裡暗摸摸的,荔吞了口口水,可憐兮兮的呼喚:「祭……」隱約可見大床上的影子動了動。



果然來找我了。


祭真想拿毛毯把頭蓋住,從第一聲雷響起的時候,她就知道這個膽小的妹妹絕對會── 她探頭瞄了一眼,果然,


絕對會帶著那隻口水狗來找我!


無奈的坐了起來,祭壓低了音量:「要進來就快進來,別在門口發呆!會被李斯特……」瑟縮在門口的荔如獲特赦,立刻衝了進來,話還沒說完,她的毛毯就鑽進了團暖烘烘的黏巴達,雙手雙腳全纏在自己身上。



兩個孩子小貓般擠成一團,暖烘烘的安全感讓荔昏昏欲睡,窗外的雷聲聽起來也沒那個恐怖了。雷雨聲漸漸小了下去,荔卻覺得耳邊有種奇怪的嗡嗡聲,或許是剛才被雨聲蓋過,雨小了才清晰了起來。


她搖了搖旁邊的雙胞胎,「祭,有怪聲音耶。」但後者只是咕噥了一聲,翻了個身又傳出平緩的呼吸,似乎是睡得很熟。荔放棄了把她叫醒的選擇,決定跟汪嗚一起去探個究竟;她抱著絨毛狗,再度推開房門,外面的走廊一片昏暗,只有牆上間隔幾根柱子的蠟燭形燈泡閃著微弱的黃光。


荔小心翼翼的走著,上次李斯特突然出現的驚嚇記憶猶新,但是好奇心殺死貓,也征服了孩子的心。循著聲音一路走著,轉了幾個彎來到了中庭大廳,發現那聲音竟然是從大廳的另一頭,父母的寢宮裡傳出來的,荔張口結舌的不知道該如何反應,肩膀卻被人輕輕一拍,猛一回頭,卻發現是梅。


梅溫柔的語調不帶一絲火氣,「殿下,晚上很暗,請不要亂走喔。」荔抬頭望向侍女,黑暗中那雙漆黑的眼睛映著燭燈的橘黃光點,卻不知為何讓她昏昏欲睡,迷糊間只覺得自己被抱起,偎著梅那有著淡淡香氣的頸畔,「睡吧,殿下。」最後只記得這句話。


很久以後荔才想起這段事情;奇怪的是那天之後的隔天,自己只記得前夜雷雨交加,卻連跑去跟祭搶棉被的事情都忘了。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