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望著隔著長桌桌腳,稍有一段距離的父親,這個國家的國王。男子蒼白
而光滑的臉,和自己與姊姊一樣水晶般的藍眼,卻有著始終溫雅的動作。
「祭,妳看,父親的動作每個都符合標準欸!」荔隔著鋪著雪白餐巾的桌
子,向著對面的雙胞胎姊姊低聲說著,卻因為傾身向前的動作撞倒了裝著
葡萄汁的水晶杯,還好旁邊侍女的動作極快,艷紅的液體還來不及灑到衣
服,就被女侍手上白色的布料吸收。


「荔,不要再玩了。」坐在對面的祭皺起了眉頭,「餐桌禮儀當然難不倒
父王。」她頭也不抬的繼續吃著。冷淡的反應讓荔皺起了小臉,忍不住瞄
了一眼長桌另一邊的母親,只見母親依舊優雅的用餐,完全沒被中間的小
小混亂打擾。


發現自己被無視,荔不死心的轉頭想引起一旁侍女的注意力,「梅,今天
可不可以不吃尾塌密?」她努力擠出最甜的聲音懇求。


被稱做梅的女僕沒回答,另一頭的管家倒是走了過來,「荔殿下,」管家
推了推單邊眼鏡,「是維他命,這是從D國進口的特殊營養品,目前也只
有皇室得以使用,請不要拒絕這麼好的東西。」禮貌的口氣和字正腔圓的
音調,然沒有一絲情緒。


荔憋答答的望了一臉嚴肅的管家一眼,從小到大的經驗告訴自己,跟李斯
特,這位管家的抗爭似乎永遠不成功;不論是想溜去市鎮區玩,或者是跟
祭在王宮裡玩躲貓貓時,想偷偷往地下室走,這神出鬼沒的管家總是有辦
法適時出現,阻止自己。「可是維塌密真的很難吃……」偷瞄了一眼管家,
不過後者似乎不打算搭理她。


晚餐就在一慣沒甚麼對話的情況下結束,兩個孩子照例捏著鼻子吞下維他
命,不過或許是李斯特轉性了,今天她們一人得到一份約克郡布丁當作吃
藥的獎賞。叼著冰涼的銀湯匙,荔小聲問祭:「為什麼爸爸媽媽沒有布丁?」


一樣要吃藥,大人居然沒有布丁,這真是太殘忍了。


扁扁眼,「因為他們是大人吧?」祭嘗試作個結論,荔每次一問起問題,
就沒完沒了,不趕快給她個結論,大概沒辦法堵住她那張聒噪的小嘴,不
過看荔圓睜的藍眼,大概沒辦法接受自己這麼乾脆的答案。


「想這麼多,不如趕快吃掉妳的布丁,不然我等等要來跟妳搶了!」祭不
得不如此威嚇。


果然很有用……


只見荔立刻伸出小手捏住瓷盤的邊緣,然後一口接一口的吃,生怕心愛的
布丁被搶走。


聽說我們是雙胞胎,也就是年紀一樣的意思,為什麼她能這麼幼稚?


隨著嘴裡滑嫩香甜的布丁化開,祭望著自己的半身,小小的疑惑也在心底
擴散開來。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