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就是這裡沒錯了。」悠站在大樓梯通往游泳池的小門前思索著。


昏暗的門內突然吹出一陣帶著消毒水氣味的醺風,其中夾雜著的淡淡腥氣
讓她皺起眉頭,


居然連自己的氣息都不懂得收斂!


悠才剛跨進小門內的空間,一聲轟然巨響後,身旁的石階立即遭到破壞,
碎石崩裂四射,揚起一陣漫天的煙塵。一隻蠕動的觸手十分張揚地抽了
回去。

很明顯的,這是給她的下馬威!

愚蠢的人很好打發,但是這些個單純又魯直的低等妖物,就完全不是這
麼回事了!單純的慾望、純粹的本能,重要的是──牠們難以溝通!


悠望著變得滿地沙塵的地板,腦海中浮現雋遊可能會因此出現的哀怨表情,
忍不住輕笑了起來。邁步踏入門內,微一猶豫,即反手把門帶上。下一秒
她不得不跳離開原本的位置,因為巨大的觸手又砸了過來。



一抬頭視線和門內巨大的半球形怪物對個正著,

「這是甚麼東西阿!」悠只覺得自己瞬間傻住了。


照那半透明的外皮和瑪瑙色的眼睛,還有半球體下面蠕動的觸手來看,這
是一隻相當罕見,在妖界被暱稱為泡泡水的水幽蜇,屬於水系妖怪,但…

既然有著所謂的暱稱,可想而知水幽蜇長相應該是接近可愛的程度,但前
方這隻真的跟可愛一點關係都沒有…



眼前這隻可是在有挑高的游泳體育館裡,『頭頂天花板,觸鬚踏地板』的
龐然大物,就算觀眾席到天花板的高度只有整體的1/3,但對於本來應該
是只有大約一公尺高的水幽蜇來說,根本就是得了巨人症嘛。


「到底是什麼讓你長得這麼頂天立地啊?」悠驚嘆道


而原本應該是光滑的像水珠表面的外觀,也被像是半融化的黏土狀外表取
代。兇光畢露的血紅雙眼和極具攻擊性的動作,也和傳說中個性溫和的水
幽蜇特性完全不符。


悠不禁一陣疑惑,如果說這算是變種,那也變得太誇張了,難道這隻真的
不是水幽蜇…?思緒在下一秒就被揮過來的觸手中斷,她一邊小心的閃躲
對方的攻擊,一邊退到了牆邊,



「再鬧下去,這邊真的要塌了。」

望著凹陷了好幾處的階梯,悠保持著視線和怪物相對,左手握住項上的玉
片,右手半舉著,掌心對著水幽蜇,邊輕聲念出一段模糊不清的文字,隨
著低語的聲音,手指尖上出現了幾點淡淡的白光。


「呵,生效了。」悠滿意的看著水幽蜇的反應。


這不起眼的白光似乎對牠有著相當的威脅性,隨著光的強度變高,水幽蜇
縮回了原本張牙舞爪的觸手,只揮向旁邊的階梯,而效果似乎也從攻擊轉
成單純的示威。



「大約夠了。」望著手上的五點火苗,此時的光度已增強到像燭光一般,
悠偏著頭想著。


希望自己僅有的一點點修行夠這樣燒。她猛然抬起手,在空中虛畫幾筆,
一個閃著微光的符文就這樣出現在空氣中,同時左手一揮,掀起一股氣流,
符文順著風印到了一旁的牆上,在牆上微微一閃便融了進去。



靈燭印──點燃靈體的能量在空氣中寫出字,具有人類術師用血畫字的效
果,可以用來畫印結界



悠一邊在心底覆誦著過去讀到的書卷,邊移動到另一個牆角打進第二只符
文,只見兩個印中間出現一堵淡銀色,若隱若現的封印壁。



一旁的水幽蜇終於感覺到不對勁,揮起觸手向那道壁打去,似乎是想阻止
悠的行動,不料甫一接觸便滋的一響,透明的觸手上出現一片突兀的焦黑,
這才知道厲害的水幽蜇忙著後退。悠在第三個角落打下印記時,打掃阿嬤
就剛巧走進來,撞見對峙的雙方,還遭到水幽蜇的攻擊。



阿嬤昏過去後,悠匆匆抓住空檔,在福利社的門口印下最後一道印,四面
淡銀的封印壁同時亮了起來。水幽蜇的嘶吼聲中,悠把昏倒的阿嬤推出了
結界,並在界中褪去了偽裝的『制服』,恢復了本像。



之後的幾小時內便是和水幽蜇的僵持,悠在水幽蜇周圍跳來跳去,引誘牠
攻擊,好讓牠碰觸結界壁,以達到削弱對手的效果;自己的實力畢竟還不
到可以跟妖物硬碰硬的程度。只是……

望著眼前全身多處燒傷,略現疲態的水妖,悠迷惑的瞇起眼睛,判斷妖怪
強弱最簡單的方法之一就是智力,但眼前這隻近乎愚蠢的水幽蜇,竟支持
了五個多小時,不停的在結界壁上自殘,卻似乎還能繼續堅持下去。


「看來你真的不只是變種泡泡水。」悠偏著頭想著。

牠的實力完全超出預估,難道牠其實不是妖怪而是… 邪魔?

「那我只能殺了你。」看著光芒不復初建時明亮的界牆,悠咬牙下了決定。

邪魔無法感化,也無法收伏,只有死亡能讓牠們安靜下來。


「對不起…」

每種生物都想活下去,只是你破壞了這個學校的規矩,而且做了非人最
不該做的——打攪了另一個世界的人…


悠張開右手,掌心中出現一團深色光球,卻是跳樓學姊的『制服』,光團
散了開來包住了那隻手,下一秒悠的右手指尖竟生出深色的長爪。


「永別了。」

但願你的靈魂在地府的永夜得著安寧。


望著那雙鮮紅的眼睛,悠揮下了手上的爪子,穿透了水幽蜇黏呼呼的腹
部。





寂靜無聲的結界裡,水幽蜇已經悄無聲息,望著右手的黑爪,上面沾滿水
幽蜇腐臭而透明的體液,悠回想起制服的來歷。


所謂的制服,其實是地府強制加在自殺鬼魂靈體上,讓他們具有所謂的實體。

以懲罰他們日日在他們死亡的時刻,同時再體驗死亡的痛苦。


只是每天半夜,那個跳樓而死的學生死前的哀嚎,響徹舊棟,讓自己與名
為和子的日本學姊不忍坐視(或許後者只是不耐煩)。於是那時他們聯手
研究出將之剝離的方法,就成了這個『制服』,解決了女學生沒完沒了的
痛苦,也多了一樣必要時用來靈體實體化的利器。


比方說,身為半靈體的鬼的自己,便可以藉之得到觸摸事物的實體,甚至
加以攻擊。


悠左手一揮,收起了光芒黯淡的界牆。轉身正要離去時,腳邊奄奄一息的
水幽蜇突然一動。悠戒備的退了一步,略略俯身就著昏暗的燈光觀察這隻
妖物,發現其尚未死透,而被剖開的腹腔裡,竟有著一團微微蠕動的物體,
稍一湊近便有股腐臭撲鼻而來。


「不會吧?這是……」


她不禁一陣動搖,一個不好的預感在心底浮現,悠一彈右手,掌心中出現
一朵火苗;就著火光她望向還在微微抽搐的水幽蜇腹部,洞開的胃裡是幾
塊腐爛發黑的物體,隱約可見突出的白骨,其中一塊上面還有著指狀的突
起。


「這是…」

…這是屍塊,而且那塊形狀特異的還是人類的腳掌。


一陣寒冷爬上背脊,不是因為屍塊,而是其上的氣息… 那股森冷而不善的
氣味,居然和雋遊身上那根,被她取下的頭髮一模一樣。


「不好… 我找錯對象了!」

原來水幽蜇身上的惡氣是因為牠吞了怨鬼的屍體,而其上的怨氣才讓牠產
生了這樣的變異,也使之如此的兇暴。也是因為牠帶著這些屍塊,才使得
悠找錯了人。


『糟了,我要趕快去找那隻跑掉的怨鬼…』

屍體被移動過的怨靈,就不再受到地緣的束縛,也就是,它可以隨意糾纏
觸碰到其遺物,或者屍體部分的對象… 比方說


「小遊!」

難怪接觸到它頭髮的雋遊,會成為首當其衝的糾纏對像。


悠不禁有些慌張了,她向著門口跨了兩步,卻停了下來,望向地上奄奄一
息的水幽蜇。



就算手上有和子的令,自己得以在校園內自由移動,仍然出不了學校,但
眼前這隻泡泡水,就要因為自己的誤判而無辜的死去。


「唉…」


悠緩步走了回去,在水幽蜇旁邊開始為牠治療傷口,並取出其誤食的屍體。
這具屍體或許是藏在最近在施工的游泳池區域,被工程影響到暴露出來,
才會被傻傻的泡泡水當成了食物吞下肚,至於為什麼被藏在那裡,則要等
到看到怨靈本身,或許可以得到答案…


「小遊一定可以平安無事的。」


悠喃喃自語著。離不開學校的自己,也只能等著明天中午,才能得知雋遊的
消息… 悠不禁懊惱著,是夜,如此漫長。




小劇場

上課時間,福利社難得的安寧被打掃工友阿嬤激動的聲音打破


「我跟妳說,游泳池那邊真的有一隻兩個人高的水母!!」


阿嬤抓著烤麵包阿姨的領口對著她大叫著


「霞姨,您是不是太累了?」麵包阿姨一頭霧水的想擺脫前者的魔爪。

「我說的是真的!」阿嬤拖著她走到了游泳池觀眾席入口,


只見裡面一如往常的黑暗寂靜,甚麼都沒有。


「看吧,您太累了。」


麵包阿姨拍了拍霞阿嬤的肩膀,走出門去,只留下門內一頭霧水的阿嬤。


「奇怪,我剛剛真的有看到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橘 蕁約 的頭像
橘 蕁約

橙夜˙雨後歌聲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