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頭~
因為之前有聲明過這故事半真半假,裡面有許多人是真的…至於誰是真的假的…就讓大家自己猜猜。還是要給他們留地步,因此儘管可能有人知道是哪間學校我還是堅持用xx女中和舊棟這種稱呼囉。


==================================

隔天中午雋遊悄悄離開鬧哄哄的教室前往舊棟,雖說高中已經沒有強迫人睡覺的無聊制度,但在人少的午休時間鬼鬼祟祟的靠近高三區說不定還是會被抓起來。高三區相當安靜,頂多傳來一兩聲悉悉簌簌的翻書聲,其他的人大多都趴在桌上補眠。


『我也想睡…』


雋遊艷羨得看著那些睡到流口水的高三生,今天她又大清早起來打掃,中午其實是她重要的補眠時間,更何況正中午的氣溫…雖然已經11月,但這城市的秋老虎仍然發著威,無數細小的汗珠從鼻尖額角冒出,她只好拉起袖子來擦。



可以的話她真想待在涼爽的教室吹冷氣,就算不待在教室也有圖書館這種在夏天也冷到讓人流鼻水的好地方,只是今天不能再留校,昨天那是不得已…就算她不打算說出真相也無視了老爸的怒火,無緣由的讓人擔心仍然不是她的嗜好,更重要的是她那該死的好奇心比五罐黑咖啡還有效,不再來看看,她大概永遠睡不著。



小心翼翼走上嘎吱作響的樓梯,大家都在傳說就是因為這樓梯快塌了,才會使一向行政速度緩慢的學校這麼當機立斷的決定要拆除違建。雖然已經11月,但這城市的秋老虎仍然發著威,細小的汗珠從鼻尖冒出,她只好拉起袖子來擦。不是她不想待在涼爽的教室吹冷氣,就算不待在教室也有圖書館這種在夏天也很冷的地方。正在這麼想的雋遊踏上四樓的走廊,忽覺一陣涼風撲面而來。


『好涼...』雋遊不解的想著,『那為什麼剛剛我在三樓的時候還這麼熱...?』






『跟著心走...』回想著悠說的話,雋遊直覺一陣無力


她已經在舊棟四樓轉了好幾圈,完全沒有找到路的跡象,看來她的心眼瞎了,雋遊無比認真的想著,


『難道要像斜角巷這邊敲敲那邊敲敲?』站在印象中的小社辦該在的位置… 那邊現在看起來甚麼都不是就只是堵牆『還是九又四分之三月台一樣要用闖的?』



雋遊用手輕觸那邊的牆,由粗糙的手感看來是堅固的磚頭沒錯...而且還是歷史老師宣稱來自日本的高級紅磚,雋遊忍不住冒出了黑線,她並不想比較額頭和陳年品牌紅磚的硬度。


『跟著心走...』雋遊忍不住開始自言自語,這也是孤單養成的壞習慣…
『悠你到底在哪裡呢…?』



雋遊不顧可能被路人看到的風險將額頭靠在牆上,看起來一定超灰暗的…她自嘲的想著。


昨天…都是一場夢吧?為什麼自己會突然衝口而出說要再見悠呢?就算是夢也好我也想要一個朋友…給我一個可以天天陪著我的朋友吧,不是人也沒關係呀…
就是悠那種淡薄的溫柔讓自己徹底的忘記人鬼殊途的界線吧,是了…人鬼殊途,見到悠只是個意外吧?
自己根本就不該去打擾她…



雋遊想著想著不由得悲從中來,靠著牆眼淚就掉了下來。忽然一隻微涼的手碰上了她的臉頰將淚水拭去。雋遊驚訝的抬頭,只見四樓周邊的教室又變成了廢墟,那間破爛的社辦又出現了,悠正斜倚著門微笑著望著她。


「妳真的是愛哭鬼呢,昨天哭、今天哭,不怕等等回教室眼睛腫得像桃子被人笑?」


仍舊是那個溫柔中性的嗓音,又入夢了嗎?或者這不是夢呢?
雋遊想不了那麼多,一陣安心湧上來結果眼淚更是掉得兇,活像淚腺的水閥失效了,她就這樣滿臉鼻涕眼淚的被悠拉進社辦。



今天悠沒有穿制服,反而是一身淺藍有著櫻花瓣和山茶點綴的振袖,看我瞪大眼睛望著她,悠忍不住輕笑,然後雋遊的頭就挨了個爆栗,抱著頭雋遊連掉眼淚都忘了。


「誰是自殺紫色繡線女鬼學姊啊?」悠帶點茶色的黑眼似乎帶著殺氣
「你們這些死小鬼不要亂編別人的故事!」


『那不是我寫的啊…還有還我溫柔美麗微甜的正學姊…』


雋遊委曲的摸著腦袋想著,不過立刻又挨了一記,


「就跟妳說我不是妳學姊了!」悠瞪著雋遊,不過過了兩秒卻笑出來。
「可是你昨天穿著制服…」雋遊張大眼。
「我總要入境隨俗啊~否則每個不小心看到我的人都像你這樣來研究我是誰那我就不得安寧了?而且最好讓他們以為我只是個路邊的活人學姊。」


『活人』學姊…真是好樣的形容詞。


雋遊立刻感覺到前方45度角有殺氣,


不不不…是好棒的形容詞。


腹誹禁止,連OS都要諂媚啊…雋遊感慨望天,不過只看到社辦剝落的天花板,而且腦袋上面又多了一個包。



─────────────────────────────────


『終於能正常的講話了…』


腦袋上多了好幾個包的雋遊感動得坐在藤椅上想著,悠不知道從哪邊變出一杯茶端給她。


「謝謝..」雋遊很順手得喝了一口,
「唔?!咳咳咳!!!」然後整口的水立刻移動到地上。


這真的是茶嗎?這是香灰水吧,有著藍莓味微酸的香灰水是怎麼回事?而且這微酸有著腐敗的味道啊…


「沒辦法我出不去所以…」悠一臉無辜的看著她。
「所以妳用灰塵滿點的杯子給我裝茶就是…」雋遊無力的回望,
「那怎麼會有水和茶包?這好像是藍莓花茶吧??」


還是酸掉的藍莓花茶…


「喔,那個是…」悠看起來相當心虛,一雙大眼瞄向旁邊牆上某個架子。


雋遊疑惑的靠過去,


「等等,這三年前就過期了吧!?」雋遊忍不住抓起那盒花茶大叫,
「還有這個有不明懸浮物的礦泉水…妳用這個泡茶喔!」
「對啊…因為只有這個嘛。」


悠一慣的微笑此時簡直像是碧洋琪翻版,雋遊只覺得自己絕對會被毒殺。


「為什麼一定要喝茶…」雋遊忍不住問。
『還是您只是想找個活人來實驗啊…』這是雋遊很大聲的OS


「因為我今天把振袖找出來穿了!」看來OS被自動無視
「這跟茶的關係是…」
「因為難得穿便服所以要慶祝,要慶祝所以要有食物啊,但是我這邊唯一的食物除了妳以外就是這包花茶了。」悠的笑在午休的陽光中看起來如此燦爛但…


『我是不是聽到了甚麼不該聽的東西啊啊啊??』雋遊的OS立刻提升到尖叫的程度。


好不容易交到一個朋友不但是非人還把自己視為食物(緊急存糧?)這件事情實在是個打擊,可憐的雋遊抓著花茶就這樣石化了。


「小遊,妳上課要遲到了~」悠突然貼近雋遊然後出聲,
「咿!!!」然後前者滿意的看著受害人立刻倒退三公尺然後撞倒了一個原本已經搖搖欲墜的書架。


「快去上課吧。」悠輕推雋遊的肩膀,把她從驚嚇的白日夢中叫醒。


雋遊搖搖晃晃的爬起來往門邊走,悠跟著送到了門口,



「別再來了吧?人鬼殊途…來這邊對妳的身體和運氣都不好喔。」要走出去前悠輕聲說。
聞聲雋遊轉頭望進悠的雙眼,


「我…還會再來的。」雋遊小聲說道,
「下次我會帶茶和點心來。」



悠不禁一呆,雋遊則脹紅了臉跑了出去,上課的鐘聲響起彷彿見證一段友誼和命運的齒輪發出喀的一聲開始轉動。




======================================


悠遊小劇場


很久以後的某次中午茶時間


「悠,有人問我說你是男生還是女生?」雋遊叼著餅乾問
「我忘記了。」悠回答得非常令人無言。
「應該是女的吧否則你怎麼穿振袖?」雋遊鍥而不捨的追問
「那是因為我搶了紫繡線學姊的制服。」
「那紫繡線學姊的制服…?」
「從跳樓學姊那邊搶來的,你知道金色繡線沾上了血會有點變色。」
「…」




當晚經過升旗台的某個學妹忽然覺得耳邊一涼,傳來一陣淒涼的哭泣


「嗚嗚嗚…」
「咿!跳樓學姊出現了!!」


學妹用前所未有的超高速衝出校門,而升旗台邊…


「嗚嗚嗚 我好冷…」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