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晚雋遊回到家以後對於父母的追問只是淡然面對,
這些成人們看似想解決問題,但實際上若將問題說出來,
他們又會認定被排擠這種事情不足掛齒,更甚者會認為這明明是被害者自己的問題。雖然被排擠是第一次,但這種陰險的遊戲卻是從小看到大,
多少次看見成人的回應反而讓受害者落入更深一層的地獄,
於是雋遊閉口不言,儘管父親的口氣從微慍到光火她仍不願吐露一句。


我寧願你罵我翅膀硬了,也不要讓你成為加害者之一以至於我恨你。


雋遊逃避似的躲回自己房間,開了電腦開始搜尋,舊棟四樓的插曲讓她滿腹的委屈早就忘到了爪哇國,雖然雋遊沒看過幾本金田一也不喜歡柯南,但身為一個女孩造物還是給了她充分的好奇心,足以讓她滿腦子只想著悠的身份。



她打開搜尋網站,開始嘗試各種搜尋指令:


xx女中,自殺
xx女中,死亡
xx女中….



無言的是自殺的是老師和女同志,悠看起來…不像啊,
而死亡找到死的是海洋生物,咕狗真的是大神嗎!?雋遊只覺得滿臉的黑線。





在網路上東翻西找了半天才找到許久以前一個學姊自殺的傳說,據說她從舊棟四樓跳下來,摔死在二樓的升旗台上,鮮血濺上旁邊的一大塊牆,洗都洗不掉以至校方只好用新磁磚代替,因次那片牆的磁磚顏色不同云云…



太老套了!!有沒有這麼虛弱… 現在不只是黑線,連烏鴉都要復出了,搞不好只不過是水管漏水而已。更何況傳說說的是七年前,隔了七年雋遊不相信磁磚顏色不會同化。



再來就是傳說日治時期的學姊吊死在廁所,都會穿著有紫色年級繡線的制服出現在舊棟的角落… 絕對不可能,因為日治時期的校服明明就是開頭的和服和後來讓人無言的燈籠褲,現在這制服的顏色還是民國躲空襲的時候才改的,從頭到尾都沒有紫色繡線這種東西,不是嚇人的沒腦就是騙人的沒常識!



雋遊在心底發了張笨蛋卡,早就畢業的某個學姊則在某處打了好幾個噴嚏。



剩餘的傳說則一個比一個不可信,有的是被傳說會砍頭的舊棟窗戶給夾死的,有的是靠在窗邊睡覺墜樓的…不是不合邏輯,就是就算真的死了也不會出現在悠的位置,


『誰來告訴我在體育館地下室自殺的幽靈會自動爬上樓梯橫越操場再爬上四層樓來到舊棟?』


雋遊抓著頭髮趴在螢幕前苦思,不過她的思緒沒持續幾分鐘就被父親憤怒的拍門聲打斷,於是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都成了訓話時間



「反正你長大了嗎?可以自己..」


父親指著她憤怒的說個不停,而雋遊的思緒卻飄遠了,反正她只要低著頭不要想事情想到笑出來就好,某次她被罵到一半剛好想到「吃飯睡覺打東東的笑話」還真的發出了噗嗤的聲音,後果就是俐落的一巴掌,她並沒有想挑戰當女版愛迪生來實驗父親能不能一掌打爆她的半邊聽覺。



當晚直到睡著那些憤怒的話一句也沒傳到雋遊的腦子裡,她只想著隔天要甚麼時候去找悠,還有要怎麼去──



「不要問…」
「跟著你的心走。」


悠溫和中性的嗓音在她耳邊像貓爪子般搔搔撓撓,到夢裡她還想著那個沒能咕狗出來的答案───



妳,是誰?

橘 蕁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